校园快讯

首页 > 校园新闻 > 校园快讯

哈九中七十年教育成果展校友致辞——杰出校友代表 李默
发布时间:2018-10-08                 作者:九中                 来源:办公室



李默  哈九中2001届毕业生

现任职: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生殖中心博士生导师

主要荣誉:

国家“千人计划”青年千人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青”

北京市“青年拔尖人才”

北京大学“百人计划”


    尊敬的何泉校长,尊敬的各位领导、来宾,亲爱的师兄师姐、学弟学妹们,大家好!很荣幸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时刻,作为九中校友代表,与大家分享我的学习和成长经历。在此,我也要向培养我的母校以及当年为我传道授业的老师们,包括台下就坐的何伟老师、亲爱的李隽老师、杨涛老师等等,郑重的说声感谢!

    站在台上发言,其实更多的感受是诚惶诚恐,因为九中培养出了太多的杰出人才,今天到场的也有太多的师兄师姐远远比我优秀。所以我今天代表的不是我自己,而是我身边这些比我更出色、为社会、国家做出更大贡献的九中人。

为了今天的讲话,我着实准备了一番,因为面对我的母校、我的学弟学妹这样的年轻人,我要讲真话。这不但是一个读书人的责任,更是一位80后校友对母校的情怀。所以,我会努力使今天的讲话在听起来不枯燥的基础上,尽量能有点意义。当然,如果以下的内容时不时有自我表扬的成分,那一定不是我有意为之,而是我被校庆的气氛感染了。

    上小学一年级第一学期的期末考试,我考了35名,记得班里一共是42名学生。我当时对名次并没有什么概念,只记得老师用教鞭指着名单从前往后念。老师一开始的表情开心而慈祥,再往后来变得声音低沉、脸部僵硬,到了30名以后基本就是面目狰狞与咬牙切齿。回家后,我妈找来我家族中最有学问的舅舅商量这事,我虽然没听到他们完整的谈话内容,但有一句让我印象深刻,我舅舅说:这孩子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再观察半年,实在不行就转学吧……那一刻,我意识到期末考试考了35名应该是一件很坏的事!

    半年后,一年级的第二个学期期末考试,我考了第一名。那个时候,我第一次体会到了老师极度友好的表情、同学们羡慕的目光和回家后的各种被优待,那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小小的体会到优秀的概念。从那以后,在我人生的各大阶段,我没跌出过我所在群体的“前三名”,即便是在国外考驾照的笔试成绩,我也是当地华人群体最高的那个——当然,考驾照这件事本身是很无聊的,我没有刻意去考满分,但当你习惯于走在前列,这些事也仅仅是习惯而已,就像回家后我要先洗手,睡觉前我要把手机关机一样。所以说到这里,我要向母校九中说一句,谢谢您,培养和强化了我的这种习惯。

    我唯一一次跌出前三名的案例就是高考——这也恰恰应了那句话,“人生如戏”。考砸的原因我在这里不做纠结,总之是让所有人跌破眼镜的考砸了。于是我在一所非常普通的211大学读了四年的本科,学的是生命科学。那虽然是我人生中的至暗时刻,但我却慢慢发现,当年九中赋予我的强大的自制能力和自学能力似乎在这个让我极不如意的地方大放光彩。晚自习的教室里,我可以抱着高数课本连续看4个小时而没有任何小动作、不跟周围人说一句话、甚至不上卫生间,并且我一直天真的认为周末与非周末的最大区别就是周末能让我拥有更多的自习时间,这个愚蠢的观点直到我有了孩子才慢慢被家庭所改变。毫无疑问,这些性能是九中赋予我的,虽然谈不上浪漫、谈不上酷,但真的会使你受益终生。

    2005年,我成为了全校唯一一个考上中国科学院京区研究所的学生,从此也开启了我的科研生涯,成为了童第周先生的第三代弟子。在中科院的五年里,我在后四年连续获得了所里唯一名额的最高奖学金,并以京区第六名的身份获得了中科院优秀毕业生。2010年到2015年,我在美国进行了5年的博士后研究工作。出国前,冒着所有人的反对,我放弃了原本已经发展很顺利的发育学专业,选择了自己从未接触过的生物化学方向,这个选择也成功的开启了我在美国艰苦而黑暗的五年。在一个世界前沿、拥有15名博士后且采用末位淘汰制、每三个月就会开除掉一个博士后的实验室里,我从一个每周被导师骂3-4次的差生、一个生物化学零基础的白痴,从咬牙坚持到玩命坚持。我见证了身边同学的被开除、主动退出、尿血、精神崩溃,也见证了自己从实验室的倒数第一熬到了倒数第二,从倒数第二熬到了倒数第三。第三年,我成为了实验室的中坚力量,第四年,我的研究论文连续在国际顶级杂志发表,成为密歇根大学医学院科研成果最好的博士后,也成为了整个密歇根州同时拥有两项独立科研经费的博士后。最开心的是,我完成了一个科研工作者在发育生物学与生物化学的学科融合,这在整个生命科学和医学领域是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的。2015年,我入选国家“千人计划”青年千人,成为整个北大医学部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三年后也就是现在,我成为了整个北大医学部科研产出最高的中青年博士生导师以及北大医学部建部以来唯一一位“求是杰出青年学者奖”被提名导师。

    今年5月份,北大迎来了两个甲子的120周年校庆,同样也是今年,我的母校九中迎来了她的70华诞。以此再向前追溯20年,我作为一名刚踏入九中校门的高一新生,像今天的学弟学妹一样,坐在台下,见证了她的50岁生日——这些不仅仅是我的人生巧合,更是母校九中赋予我价值观念、学习能力和坚强毅力的因果循环。

    从1998年到2018年,我人生中最美丽的20年起始于九中又回归于九中。在这里,我读懂了知识不仅仅是力量,更是塑造我们人格和品德的主流价值。人生的成就感和幸福感不是抖音、快手或流量自拍,而是以我们真实的努力使得周围的事物或至少我们自己变得充实和更有魅力。在这里,我读懂了九中老师的严谨和执着不仅仅是追求升学率或重点率,更是以炙热无私的博爱、以并不强大的身躯托起明日的我们。世界上除亲生父母之外,不会再有第三个人像老师般如此真诚的期盼我们能拥有美好的前程。

    20年来,如果说我人生中的最大收获,莫过于面对所谓的荣辱与波澜,我基本可以做到一如既往的坚持以及不被乱了方寸;面对世相百态,我仍能秉持初心、坚信理想,没有放弃远方的朝阳。而这些感慨与收获,多半都是九中赋予我的,所以,感谢母校,感谢母校的老师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