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优教师 - 哈尔滨市第九中学
名优教师

首页 > 学校概况 > 名优教师

刘英梅
发布时间:2018-03-13                 作者:九中                 来源:办公室

 

教师简介

      刘英梅,1993年工作,毕业东北师范大学,中共党员,中学高教,哈市教学骨干。曾获各级课改先进个人、各级竞赛指导优秀教师、各级各类教学能手大赛一等奖及特等奖、东北三省“最佳示范课奖”。2004年聘为学年主任,高质量的工作业绩,也为她赢得了大量的荣誉,2006年市班主任标兵,2007年市优秀教师,2008年市模范教师,2010年黑龙江省模范教师,2010年获黑龙江省巾帼建功,2011年获哈尔滨市政府劳动模范,2012年获市劳动模范,2015年获得身边好老师荣誉称号。


我的教育理想

——快乐学生的同时,快乐自己!

我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父亲为地道农民,母亲为下乡知识青年。受父母影响,既朴实诚恳,又聪明好学,是这么年来村子里唯一一个能考上哈尔滨市第九中学读初中、高中,唯一一个能考上大学,唯一一个由农村户口改为工人户口的人。因此,我从内心由衷热爱党、热爱本职工作,知道只有靠自己的拼搏才能改变命运,知道只有努力工作才能不辜负党和学校对我的培养。遵纪守法、诚实守信、克己奉公——是我此生无法改变的人生信条。

1993年我被当时哈九中的副校长程幼东老师选中,成为一名人民教师。入校即成为教育教学双肩挑的老师,所带班级成为人人瞩目的优秀班级。因此我连年获哈九中优秀教师称号,并很快获当时动力区优秀教师称号。那时的我只有22岁,太年轻了,什么都不懂。为了完成教育教学工作,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向老教师学习;二是自己努力钻研。我每天除了上课,几乎不多说一句话,所有时间都在动脑筋备课、琢磨各种教学方法和解题方式。再就是向老教师学习,听课、观察他们的言行。我特别感谢当年的许少堂、田金星、李永开等老同志。尤其像许少堂老师,早来晚走、兢兢业业、不计得失、淡泊名利的精神,一直支撑我二十多年的教育生涯。

多年的辛苦付出,包括家庭的贫苦和压力,使得我的身体每况愈下。2002年,我被查出患有糖尿病,而当时我只有32岁。一个人拿着诊断走出医院的大门,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不能因为身体原因给单位领导和同事带来麻烦;不能因为身体原因干扰家人的生活,我要独立承担。从那天起,我积极配合医生治疗,从没有以身体为借口拒绝学校给我安排的任何工作。当年九中正在扩招,老师奇缺,当时的牛佳斌校长安排我四个班的高二的课,另加晚课和周六的课,我默默承担。每天我上完课,都虚脱一样。

我的钻研和付出也赢得了学校、学生和家长的认可。各种荣誉和赞美铺天盖地袭来。我冷静地面对所有的一切,想得更多的不是享乐不是放松,而是如何提高自己的教育教学能力、挖掘自己的不足。2000年前后是我获得各种教学大赛和教学活动方面的荣誉最多的几年。如东北三省最佳示范课奖、省教学大赛特等奖、哈尔滨市教学骨干教师等等。即使这样,当得知2003年高级教师职称评审,我没有通过时,我没有一句抱怨,而是告诉当时的牛校长:校长,你别着急,我没事,以后我再参评。

2004年7月我被学校聘为学年副主任。特别感谢学校给我的机会,也特别珍惜。2007年7月成为学年主任。这期间,我的想法和做法主要有:向和谐学年要质量,向规范管理要质量、向奉献付出要质量、向科学钻研要质量。当时的年轻教师实在太多了,2008年——2011的那个循环,18个班级,15个班的班主任是新大学生,那三年我真的要累死了,整天忙于培训、检查,帮助他们完成管理和教学工作。我不能抱怨老教师都在高二和高三学年,我只能靠更多的付出来保证工作的质量。2007年,教学发生重大改革,新教材开始在黑龙江省全面铺开。教材体系变化特别大,没有任何经验可以遵循。我当时就想,谁研究的早谁研究的深入,谁的成绩就好,谁就能在新一轮的改革中站稳脚跟。由此我再学年率先开始了以“新学生、新教材、新高考”为主题的教学研究活动。当时学年的外语组、物理组、语文组搞的各种展示和教研活动获得了全校一致的好评。2011年后,所有老师几乎都经历过新教材的洗礼,我又和牛校长商量如何总结经验,挖掘不足,进一步提高教学工作,提高高考成绩。在2011年的高考中,我们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三中、附中、九中,三个学校的重点率都在93%。这期间我的孩子也逐渐长大,可我根本没有时间去管理,成绩不好。到今天,这都是我的心病,我愧对我自己的孩子。同时,更多更高的荣誉又涌向了我,市级优秀班主任标兵、市级优秀教师、省级模范教师、哈尔滨市政府劳动模范。不是我多优秀,只是我赶上了机会。

工作二十二个整年,我做了十五年的班主任工作,做了十年的学年主任工作。我的教育思想也随着时代的发展,在变化。我庆幸自己能发生如此的变化。2001年应该是分水岭。在这之前,我认为就应该严格管理学生,以教师的威严和手段让学生臣服。这样的做法,其实也是有效果的,学生也在成长,也能考上好大学,但我现在知道那是一种痛苦的成长。我对我那时的学生真的有一点抱歉,原谅老师的霸道,原谅“我是为你好”的说教。2001年以后,我更多的想法是,高考的压力我无法改变,但我要让学生在夹缝中快乐成长。我允许学生犯错误,而且允许学生反复犯同样的错误。我要让学生体会如何主动成长,让学生知道学习不仅仅是为了高考,学习是一种自身成长的需要。

2013年3月,我的身体释放的不良信号越来越多,我无比留恋地辞去了学年主任的工作,感谢学校对我的任性的包容理解。在休整一年以后,我实在闲不住,2014年7月我主动申请做班主任工作。审视我二十多年的工作,我实在太热爱教育工作、实在太热爱我的学生了。目前的我,要尽我所能让学生快乐学习,不仅成绩好,一定要人品好、心理健康,未来具有终身学习的能力和欲望,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再有11年我就退休了,感觉时间特别紧迫,我要抓住这11年为孩子们做更多的事。能快乐一个班级就快乐一个班级,能健康一个孩子就健康一个孩子。